新闻中心     联系我们
服务热线
139-8889-9288
所在位置:首页 / 腾冲地产/人文推荐 / 春节,读懂腾冲的温暖

春节,读懂腾冲的温暖

一、

汽车在路上行进。

车窗外,云轻雾清,花笑春风。

沿路,一瓣一瓣粉色从眼前由远及近,再由近及远,铺天盖地,在青柏油路旁排开。

和顺樱花大道,光名字,已经足够诱惑。

樱花,是春的勃发、是暖的色调、是花团锦簇的观光季。来自五湖四海的游客穿上美艳的服饰,散步、歌舞、谈笑、拍照。在镜头快门“嚓……嚓……嚓”的声响下,樱花显得更华贵、雍容、妖娆,形成人与天地共存的美艳气韵,用最简明的方式讲解腾冲。

曾经也流连惊叹于其他地方樱的魅惑,却尚未与此般盎然蓬勃的粉色邂逅。自东向西倾泻而来的粉色在树上迎风摇曳,用婀娜多姿,撑起一方粉色。

路旁隐藏不少住家。正午,阳光洒下,满树绽放,随着风的吹动,落英缤纷。蜜蜂跟着起舞,飘向黛瓦,落于屋顶,优雅衬出一派粉色阑珊。碎步飘过,温文尔雅,轻声细语。

“樱花颤颤巍巍如悄悄絮语,宽敞伸展所有枝头连同花朵都落落大方地颤动……”我,似乎正与中年的三岛由纪夫擦肩而过,他从料理店或是清酒店走出来,沿着樱花的巷道……两岸野趣盎然的樱树,坚实了他成为“花属樱花,人惟武士”之美。

一方水土一方风景,腾冲的樱花没有和服的陪衬,缺少武力的浸润。但正是这样,更完全的体现出腾冲文化中的谦逊、坚韧之品质。此种文化内涵,即便所谓只有七日之美的樱花,却也要竭尽全力为时节绽放盛开!

当你离开腾冲时,一定会有“樱桃花下送君时,一寸春心逐折枝。别后相思最多处,千株万片绕林垂。”的情思。

二月,十里樱花十里尘。腾冲,偷走了世间所有的粉色。

二、

夜的华灯熄灭,眯上了眼。

静止了一天的城市,从一两声汽车喇叭中唤醒,开始了喧哗。

小城一隅的市场,像太阳笑靥下扬起的一角。四邻八乡的男男女女,老老少少,争相到来。市场内,是关于“年”的最直白最刻意的话题。

俗话说:“过了腊八就是年”。再不趁着时间购买年货,到时候是真的要慌了。

市场多是卖年货的,还没有进市场大门,只见里面人头攒动,人声喧哗。

行至场中央,红绿色彩搭配的是米花团,红彤彤中间镂空的是窗花,描着金字高高挂起的是灯笼,加之摆放着的门神、对联、红包……让逛的人也融合得满脸红光、喜气满满。

我在小吃摊的木凳上稍坐,家人则被女儿嘻嘻哈哈的笑声指引着逛东逛西。阳光折射在绿化树上,树上徜徉阳光的花瓣,更加美艳动人,也为年的到来增添多多温情。

美食的诱惑,终于引来了一群孩子。叽叽喳喳围过来。一个大孩子手里捏着纸币要买可乐,另外小一点的孩子在怂恿着快点付钱好尝尝糖水的滋味,扎着辫子的女孩却是将眼光伸向五颜六色的棒棒糖。

不远处,传来了孩子家长的声音,“喊(让)你们这些娃娃别乱跑,大人忙着买货物,瞧着路滴滴,罢(不)要跌倒……”

刚晌午,偌大的市场此刻挤得有点水泄不通。过来一个摩托车骑手,排气管“通通通”地响着。可是“通”了老半天,才走了几米,边挪边喊:“麻烦、麻烦,借过,借过!”那边喊:“便宜卖!卖便宜!马站瓦窑的大香,二十一对!”“擦粉、卷粉、酸萝卜!”“砂糖橘、砂糖橘,十块四斤!”……声浪此起彼伏。

那年货的摊儿一个挨一个,我也不能闲着。

杂闹的人群中,爱人指指身边的女儿说:“有这么大的孩子穿的新衣吗,要大红大紫的!”摊主满脸挂着笑容“有,有!”“多少钱?”“180元”女儿的奶奶劝:“这么贵,再看看”。孩子听了委屈地说:“我要,我要。”爱人说:“现今的生活美了,就给孩子买一套吧!”奶奶答应了,爱人扫了微信,小宝贝试穿着崭新的衣服,高兴地一蹦一跳起来。

这样喧闹的场景,我微微抿了抿嘴巴,轻轻地喝了一口矿泉水,生怕打扰到这里的欢乐,其实内心塞满小鹿乱撞般的温暖。

三、

提起腾冲特产米花团,就勾起了我的食欲。腾冲人说“馋猫鼻子尖”,大概就是形容我这一类人。

入了冬,多数人还在被窝里贪恋温暖,却也抵不住某种诱惑的撕扯。看到太阳爬过树梢,听到《水边的阿迪丽娜》,触摸吉他的尼龙弦,都比不上闻到钢精锅里食材的焦香来得直接,来得爽快。

后院屋顶上下满了清霜,院子里也点点泛白,风顺着瓦檐呼呼呼拼了命地嚎。男人在堂屋里缩在火塘边,一口接一口“啵啵啵”地拉着水烟筒。抱烟筒的手都快缩进衣袖里了,一边擤着鼻子,一边跟坐在角落里缝缝补补的婆娘有一句没一句的搭话。这里的人不善打情骂俏,说的话,都跟生活有关。

日常里吃酥豆腐下开水泡饭或吃飞火油青菜蘸糊辣子,闷处处(方言,形容沉闷、沉默寡言)的男人是不会跟婆娘多一句嘴的。但是说到过年,作为一家之主,男人那傲犟的性格又再一次被逼了出来。“婆娘,外出打工的钱是完全上交了,过年的吃食是半点马虎不得!”这是在这段时间男人讲得最多的话,平日尽管絮叨的妻子,这个时候也是无条件地沉默和支持。

腾冲人过年除了大鱼大肉、泡米花糖茶、饵丝长饭外,最有特色的当属锅子菜了。

制作锅子菜来不得半点马虎。高汤要用猪筒子骨或者整鸡在砂锅里文火慢熬,泡皮要用新鲜猪皮刮干洗净煮熟晒干后用香油炸得“泡掀掀”后再用冷水泡软片成薄片,黄笋要选嫩黄笋干泡发切片,酥肉要用猪后腿加土鸡蛋、草果、麦面、豆面、蜂蜜、盐等佐料拌匀炸成金黄,制作蛋卷要小火微油不能发泡……真正做到了食不厌精,脍不厌细。

这看似小小的一个菜,却将各类食材做了最佳的搭配融合,难怪有人说腾冲的锅子菜是地方文化传承与飞跃的连接点,看似杂乱无序,实则充满了包容、豁达的中庸之道,像极了腾冲人。

腾冲的风景人文加之美食,牵住了无数匆忙的脚步。用和谐打开淡淡的乡愁,用味蕾填平对家及亲人的思念,更用爱让你读懂腾冲的温暖!